忍者ブログ

時間の富

時間は水のようです、光陰矢の如し、この謎の世界、私達はこの世界最高級の生物が、この生物は彼らを大切に靑春というものは、思い出すたびに時間、どのみち私の一種の感覚だにもかかわらず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三裏小鎮


一直以來,心裏有些許糾結,糾結於路過的事,糾結於遇到的人。事與人相互疊加,彙集於一個起點,起點經過多年以後,往往就是終點,終點代表過去,懷舊和追憶,起點到終點的輪回又都成了往夕。於是乎腦海裏翻出早已形成的康泰導遊印像,逐漸清晰,抽象地勾勒出線條,鋪滿四季色彩,古樸典雅的小鎮風情如思念般在心中生長,如水墨般躍然紙上。

小鎮位於皖南丘陵地帶,境內山巒起伏,溝壑遍佈。國道318穿城而過,交通發達,自古就是商品集散地,明末清初時期商貿繁華,店鋪相連,輻射三縣十鄉,廣褒三裏而得名。

第一次認識小鎮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記得那是父親帶我去的,乘車到達小鎮時已是中午,在車站的右邊第一家飯店吃的中午飯,清楚地記得那家飯店的名字叫青陽飯店。想來大概是青陽人開的吧,要不在南陵境內的小鎮上用這個名字作店名為何意呢?飯店的廚師水準在我看來可算是一流的,他向我與父親推薦了一只剛打來的野雞,另炒一盤黃豆肉絲,外加兩大碗米飯,總共18元,便宜吧!可那時我一個月的生活費才30塊。野雞的味道非常鮮美,今生留連,可能再也吃不到那樣的美味了,儘管現在想吃什麼都可以。然而滄海桑田,境遇不同,又如何能體會當初的心情呢?

小鎮的國道兩旁高大粗壯的白楊像衛士一樣整齊地排列著,一直向前延伸,像歡迎遠道歸來的客人。一陣風吹過,沙沙聲音由遠而近,聽起來十分悅耳,也給小鎮平填了幾分嫵媚。小鎮的主要街道在後面,典型的
劉芷欣醫生江南徽派建築,白牆青瓦。街道很窄,街面不長,也就300米樣子,兩邊商鋪林立,門面基本都是老式木門,裏面擺滿林郎滿目的商品,那時來說屬比較繁華了。每每有空都喜歡到街上去逛一逛,儘管兜內空空,看一看也是飽了眼福。東西肯定是買過的,但有沒有偷偷送給自己喜歡的人就忘卻了。小鎮上的人很純樸,曾經在街道左邊第一家租房住,只交電費,不交房租,環境很好,一條溪流從房後流過,晚上可以伴著流水聲入眠。溪水清澈,居民日常洗用均在此,當然喝水是不用的了,因為離此不到五十米的田間就有一口水井,居民去擔水很方便。水井的井口不寬與稻田相連,有一次我居然看到井裏有幾條鯽魚在遊動,不知是自然生長還是好事者放生。如此好,比宿舍是強百倍的,但我迫於壓力最終也沒有住幾天。如今小鎮變化很大,那溪流、那井是否還依然故我?

許多同學朋友在小鎮上居住,他們現在還在小鎮上居住嗎,有些不得而知了。在小鎮上理得最流行的一次發就是一個要好的同學領我去的,額前留著一掇毛的那種,據理髮師講當時是最流行,自我感覺不錯,大家都說不錯,關鍵是有個人也喜歡。再去時,卻已是人去屋空,從此後也無再理此髮型。

小鎮處於交通要道,又是周圍比較大的集鎮,因此人和車是比較多的。那時期滿大街跑的都是那種動感十足的柴油三輪車,既可以裝人也可以裝貨,也可人貨混載,這也是那個時代的縮影吧。如今也還能看到這種車,但已經是很少了。我每次都是坐這種車往返於家與小鎮之間,冬天會很冷,夏天會是一身灰塵。然而不坐就只能自己騎車,路途遙遠,要騎行好幾個小時,現在有一副好身板難道就是當年騎行的妙用?有趣的是,一次我們坐車去同學家玩,路遇另一同學,他竟然從自行車上跳下來,扭動著屁股,高聲唱著“西湖美景三月天呐”,那動作真夠滑稽的,不亞於迪士尼的唐老鴨。現在想來在馬路中間扭屁股實在是危險的狠,可帶給我們的歡快卻是永遠的。也間接地說明他有膽有識,系可塑之材,如今已是大老闆了。

小鎮被群山環繞,風景優美,走在小鎮的街道上心情非常愜意。道邊經常有山村老婦採摘來的鮮果擺賣,物美價廉,特別是那絢爛的山柿,嘗一口,滋味那般甘甜,就像久違的情人剝桔子與我吃一樣,吃在嘴裏長在心中。說到此,饞念頓生,怎麼會這樣子念念不忘呢?是對那山柿的戀戀不忘,還是對當初的那些人和事難以釋懷?

水多了,河也就多了,自然橋也就多了起來。小鎮背靠群山,溪水長流,形成了兩條比較大的河,有一條河大概叫澄河吧,河面挺寬的,但河水不深,河水清澈,我曾在裏面多次游水。平時河水是溫柔的,像女人的手,站在河裏可以看到小魚在腿間遊動康泰領隊。可每到南方雨季,就會發大水的,那時的澄河看起來就不那麼溫柔了。河上有一座大橋,挺長,但不是古橋,小鎮上最古老的橋據說有幾百年歷史了。橋下有一排石板,是附近居民用來洗衣用。也曾在那石板上洗過衣服,而且是與自己喜歡的人一起。拎著裝衣用的水桶,拿著洗衣用具,雙人成行,同去同歸,是否有夫妻雙雙把家還的意境呢?

最喜的是晚飯後去山上,三兩三兩群,間或手裏拿一本書,做樣子也好,是背書也罷,手裏終有一本的。山上大片大片的草甸,芳草菁菁,其間常有野兔出沒,野雞飛舞。常見到有獵人背著獵槍巡視。山間雜木橫陳,松林成群,山風吹來,濤聲陣陣。傍晚時分,一團輕霧纏繞在山腰間,將山巒分開,山上青翠蒼綠,山下炊煙鳧鳧,偶有母親喚兒的聲音傳來,恰似倦鳥歸巢,一派祥和氛圍。小鎮此時也抖落一天的喧囂,在薄霧輕紗的籠罩下,安靜的睡去。至身其間,宛若自己在畫廊裏,在仙境。

常與戀人相約漫步山間小路,躺在草甸上仰望星空,聽草叢裏秋蟲長鳴,或並肩坐在高處看落日,看遠山,說夢想、憧景未來。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親吻,在此演出,又在此落幕。每每站在群山間,看著風吹起的長髮,看著她遠去的背影,都覺得她是你的愛人,心中的女神,是你今生的幸福,是唯一為之奮鬥的動力。至今仍在想,曾經那麼相愛的兩個人,為何卻又要分開?

小鎮的故事像小鎮的歷史一樣悠遠,我只不過是偶爾經過的路人,把自己的青蔥歲月留在了那裏。時光似流水般在指尖滑過,離別後,未再回,轉瞬已有二十年。小鎮已然大變模樣了吧,我――或可認得?小鎮或可記得我曾經來過?

小鎮故事每天都在發生,心中的故事已在記憶中烙下深深印痕,那山、那水、那些經過的人和事終卻難以忘懷!
PR

我愛故鄉的霧凇


霧凇,是故鄉冬季裏最美的花朵。

仿佛一個美麗奇幻的夢,當桔黃色的陽光在清晨時分冉冉地爬上窗臺,一樹樹美輪美奐的霧凇,變魔術般在清冷的空氣中盎然怒放了。“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沒有人知道在那個寒冷的夜裏發生了什麼,人們看到的就是這晨起一刹那的雪纖瘦投訴神奇。江水畔,溪流邊,婀娜多姿的垂柳鐵黑色的樹幹上千萬條銀縧堆冰砌玉,像白色的瀑布從樹頂傾瀉而下,成了“白髮三千丈”的雪柳;蒼翠傲岸的青松,亭亭如蓋的樹冠上一簇簇銀花盛開,成了“玉菊怒放”的雪松。遠遠望去,一排排樹冠凝霜掛雪,戴玉披銀,如煙似霧,像朵朵白雲,又似排排雪浪,直接藍天,讓人在恍惚間分不清天地的界限。

走進這霧凇的森林,就走進了如夢如幻、如詩如畫的仙境,就步入了一塵不染的琉璃世界,那份純淨讓每個人都會慚愧自己曾經的污濁和俗氣。沉浸在那片不可思議的純潔的白色裏,微微有些窒息,心蕩神馳如癡如醉,不能自已。仿佛那是靈魂的顏色,融化了世俗的紛繁浮躁,滌蕩了滾滾紅塵裏帶來的疲憊和滄桑,遠離了塵囂,回歸到處子般清純的過去。這裏的空氣是如此純淨,純淨的你能看見遙遠的來時的路,和自己一路過來的靈魂足跡;這裏是如此靜謐,靜謐得可以聽得見風的呼吸,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甚至能尋覓到自己500年前的影子和心靈的雪纖瘦投訴皈依。你會驚歎,原來宿命中的500次回眸就在這樣的夢境裏。那一霎那,所有的想像力和語言都會顯得貧乏。我們驚歎於它的美麗,驚歎於它的冷逸,驚歎於它的神奇,卻無法用任何一個美麗的辭彙來準確描述它,只能在這人間的仙境裏不自覺地迷失……

古代的時候,霧凇還有另一個詩意的名字,叫作“夢送”,人們把它看做是夜間人們做夢時天公送來的祥瑞。這種祥瑞是那麼難得而又脆弱,古書上說它“寒氣結冰如珠,見日光乃消”,遇到溫暖的陽光或是大風,這些美麗的霧凇之花很快就會殘敗凋謝,眼前的美景頃刻間淩亂不堪,讓人無限悵然和遺憾。

佛說人世就是一個娑婆世界,永遠存在缺憾而不得完美。娑婆即遺憾,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也不可能體會到快樂。因此,我不怕遺憾,依然深愛這美麗易逝的霧凇。我執著地一遍遍去畫它,每次都會聽到心臟劇烈的跳動,感到思維如黑夜般的雪纖瘦投訴寧靜,所有的過往跟風一樣自由空靈,甚至都透明了,仿佛被洗禮過一般。

我愛霧凇,我愛這盛開在故鄉冬天裏的美麗!

繁華多歸寂寞,美麗總是哀愁


我們經常是在走過了一段路之後,才會回頭。

回頭,看到的是時間遺留下來的痕跡,那麼深刻,那麼讓人無法自拔。

有時候,會在瘋狂過後,躲在一旁舔著傷口。然後慢慢安慰自己。後來我發現,不經意的暗示真的可以欺騙自己。

終於,我明白了一些事。有些承諾,只有聽的人才會記得。而且記得那麼深刻。其實,我想在此刻劃下一個句號,然後告訴自己,夠了。曾經只是曾經,回頭的意義只是看到過去的自己多麼卑微。我們都該往前看,看到那些為我們心疼的人。那該是怎樣的心情,誰不舍的是誰給的痕跡。那些烙在心裏的記憶,該如何抹去?我一次次地走過了那個街口,直到有一次,再次經過的時候,我不再往回看。或許我會告訴自己,那不是忘記,而是更深刻的記憶。

2011,我錯了很多。在經過後來的後來才知道的一些事,讓我覺得我們已經在成長的邊緣,即將離去的我們,真的無力去解說那些描得黑的痕跡。或許,是自己騙了自己。以為,真的懂得的人自然可以看清楚裏面的黑白。又或許,那並不是懂的人。我想承認,只是無法脫去浮華的牽絆。能否,真切的懂,我要的真的不是那層薄煙,縈繞著卻看不透的隔膜。我真的曾經那麼認為過,只是無法真正明白的是,有些回憶,是那麼的刻骨銘心。

對不起,在我明白了一切以後。那些陪我走過的日子,讓我感動的日子。我知道是那些纏繞著感覺的日子遮蔽了我的雙眼,讓我知道那只是美麗的倒影,錯誤的美麗。謝謝你的感覺,陪著走過那段美麗的日子。會在想起時,不自覺的揚起嘴角。那是最能證明青春的日子。是你的一切填滿的。只是,後來才知道,原來生命中真的有命中註定。

如果2012不是世界末日,我會去旅行,仰望飄過的雲朵。我知道把自己融入自然的感覺,會有多清澈。然後我會看到真正的自己。

繁華多歸寂寞,美麗總是哀愁!

大樹下的春草


這棵大樹太老了,無情的風霜雨雪,早已經把它的身軀浸染得滿目蒼涼。這棵大樹太執著了,不管嚴冬有多麼漫長,只要春風輕輕地一聲呼喚,它就會毫不猶豫地在新枝上釋放出生命的消息。

春草默默地站在大樹底下,目光像一只不知道疲倦的物業按揭鳥兒,銜著企盼和等待,隨著通往山下的那條曲折崎嶇的小路,飛得很遠很遠。

每一天的太陽又升起來了,第一縷陽光總是最先灑落到春草那張似乎與大樹一樣蒼老的臉龐上。那一年春天,春草在大樹底下依依不捨地送走了新婚的丈夫。那時候,小夫妻喜慶的紅燭才剛剛點燃,幸福的花朵剛剛才散發出醉人的芬芳,新婚的丈夫卻毅然地從洞房裏走出來,準備奔赴保家衛國的朝鮮戰場。

春草沒有阻攔。春草只是默默無語地將心愛的丈夫送到路口的那棵大樹底下。要分手了,春草輕輕說:我要天天想你,就在大樹底下想你。你是順著這條山路走的,我要天天望著山下的這條小路,一直等到你回來……

起風了,山裏總是要起風。山風吹到大樹底下的時候總要停留一會兒。山風悄悄告訴在大樹底下苦苦等待的春草:秋天過去了,冬天就快到了。

春夏秋冬排著隊一串串地走過去了。大樹底下春草已經不是一個人在等待了,她的背上背著還沒有見過父親的兒子。剛剛學會說話的兒子喜歡眨動著新奇的小眼睛在母親的背上發問:媽媽,我們在大樹底下等誰呀?

下雨了,晶瑩的雨珠滾落在春草開始憔悴的臉龐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珠。大樹的旁邊已經壘起了一座新墳,丈夫的軀體已經長眠在了異國他鄉。墳墓裏葬著的是烈士離開家鄉前的一只新婚枕頭。淒風苦雨中,春草仍然站在大樹底下,身旁伴著丈夫的墳墓,目光依舊落在山路的盡頭。春草的內心裏,總有一個聲音十分執著地在對自己說:孩子他爸,你恐怕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吧,快回來吧。天塌了,山崩了,我也要等你。

白雲在天空中一朵一朵地飄過去了,兒子長大了,兒子的模樣同他的父親幾乎沒有兩樣。有一天,兒子從山下回來,滿腹心事地坐在正在小溪邊洗衣的A霸數學母親身旁,目光跟隨著蒼茫天空中的一只孤鷹茫然飛翔。兒子終於鼓足勇氣告訴春草:媽,我已經報名參軍了。春草聽了,渾身猛地一顫。

兒子還是走了。臨行的那一天,春草仍然將兒子送到路口的大樹底下。兒子突然返身過來,撲嗵一聲跪倒在母親的腳下,淚流滿面。春草把兒子扶起來,努力地笑了一笑,對兒子說:去吧,兒子,到外面去長長見識,媽在大樹底下等你回來。

相依為命的兒子走了。大樹底下,春草那雙已經漸漸失去光澤的眼睛裏,又重新燃起了期盼的火苗。當時間這根殘酷的皮鞭,抽打得春草心靈滴血的時候,兒子終於回來了。兒子是躺在一只精緻的骨灰盒裏回來的。部隊上的人對春草說:好媽媽,您的兒子為了救三個落水兒童光榮犧牲了。

當大樹旁邊又多出一座墳塋的時候,那條掛在山下的小路,突然變成了一道耀眼的閃電,金光一閃,驀地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春草的眼睛從此什麼也看不見了。

春草的眼睛失去了光明,心裏卻越來越明亮了。那條通往山外的小路,已經深深地銘刻在她的心中。無時無刻,春草都能夠看見丈夫和兒子順著山路,正一步一步地朝自己走來。春草在大樹底下也長成了一棵大樹。

此時,山腳下大型的水利工程轟轟烈烈上馬了。移民工作組來到了大樹下。他們在春草面前欲言又止,誰也不忍心驚擾這位苦命而又讓人肅然起敬的春草大娘。春草說:我知道你們想對我說什麼,我老了,一輩子都是在大樹底下過來的,我的根已經和大樹連在一起了。

移民工作組的同志十分為難,眼看大部分移民已經搬遷出去了,哪怕只剩下春草大娘一人不走,也不能算是完成了移民搬遷任務,何況春草大娘還是一個令人尊敬的西班牙投資移民烈屬和英雄的母親。移民工作組的同志誰也不說話,只是天天都到大樹底下默默地陪伴著春草大娘。

那一天,春草枯澀的眼窩裏,突然流下來兩行清淚。大樹底下,春草跪在丈夫和兒子的墳前嗚咽著說:我走了。我已經把你們全印在心上了。

人們按照當地的風俗,為春草大娘舉行了移民區最隆重的歡送儀式。

故鄉那棵核桃樹


很多年以前,故鄉僅僅只有一棵核桃樹,而且是鐵核桃,在取核仁的時候,要用鐵錘才能砸開。

在我成長的記憶裏,核桃與我的生命是緊緊聯繫在一起的,所以,一直以來我對核桃有著特殊的感情。

我與核桃有不解之緣,和家裏的窮困是分不開。在我還很小的時候,二姐就患了白血病,父親和母親帶著二姐四處去求醫,本來家裏就困難重重,入不敷出,再加上昂貴的醫療費用,家裏陷入了極度拮据的困境,就連一毛一盒的火柴都買不起,更別說其他的瑪花纖體的投訴了。

家裏沒有煮菜的油,母親便用家裏那棵鐵核桃樹的核桃仁熬制香油,供家裏度過饑荒時期,所以,到現在為止,在我的腦海裏,核桃的功用仍然是唯一的,就是用來熬香油。即便現在核桃成品的種類越來越多,這種執著卻從未改變過。

故鄉那棵核桃樹,是我童年的玩伴。我的童年是孤單的。姐姐為了幫家裏減輕負擔不得不早早輟學,回家放牛。父親和母親得帶著二姐四處去求醫,或是去草藥醫生那裏,或是去各地醫院。外公和外婆向來不關心家裏的困苦,在家裏禍不單行的日子裏,不但沒有好好照顧家,反而把胳膊往外拐,時常咒罵父親和母親。也許因為這樣,我早早的陷入了孤獨,塑造了現在的憂鬱。我的童年也因此和家裏的這棵鐵核桃樹融合在了一起,它成了我童年的忠實玩伴。

記得有次我爬到核桃樹上去玩,不小心被馬蜂捅了三次,從樹上叮滾下來,我疼得大聲哭叫,正好這個時候父親從離家一百公里外的縣城回來,向親戚朋友借錢給二姐治病,母親就在醫院外面帶著二姐,等著父親回去。事情過去了好多年了,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父親那次有沒有借到錢,借到多少,我只知道二姐的眼睛在那個時候一定閃爍著渴望。父親給我的瑪花纖體的投訴傷口敷了點鹽,便一個人匆匆地向一百里外的縣城步行而去。我似乎突然懂事了許多,似乎感覺我和這棵鐵核桃樹的距離又親近了許多。確實,現在想想,也只有那棵核桃樹能讀懂我的心情,也只有它能夠在內心深處安慰我,別人永遠也不會懂。

父親和母親為二姐的病奔波輾轉了三年多,父親的腳因此走出了病,母親也在這三年裏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可二姐最終還是離開了這個充滿鳥語花香的世界,去了另一個世界。母親突然變得沉默寡語,似乎一下子老了許多,她也不再用核桃榨油了,任核桃自由的結果,又自由的掉落。後來,家裏要重建廚房,礙於地面的問題,核桃樹被父親用斧頭砍倒燒火了,鐵核桃樹於是在我的生命裏就只剩下記憶。

如今我已經長大成人,為了自己的夢想在不斷的奔波跋涉,離故鄉的距離越來越遠,可越是離開得遠,對故鄉越是思念,越是在記憶裏,對故鄉那棵鐵核桃樹念念不忘。每當我想起故鄉那棵鐵核桃樹時,我的腦海裏總會浮現出那些陳年的往事,說不出是心酸還是苦楚,但我敢肯定,這輩子我是忘不掉那種滋味的,也忘不掉那棵核桃樹,因為在那碧綠的核桃樹裏,充滿了我對父親和母親的無限的愛。

我懷念那些在核桃樹下拾檢核桃的日子,那時的父親和母親是多麼的年輕。隨著年華的逝去,父親和母親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常常為病痛折磨而承受苦楚。看看窗外明亮的陽光,又想起那棵在記憶裏越來越近的核桃樹來,我真希望父親和母親能像風中翠綠的瑪花纖體的投訴核桃葉子一樣,一生擁有著甜蜜的微笑,不為塵世的風霜塗抹改變,擁有著真正幸福快樂的日子。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