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時間の富

時間は水のようです、光陰矢の如し、この謎の世界、私達はこの世界最高級の生物が、この生物は彼らを大切に靑春というものは、思い出すたびに時間、どのみち私の一種の感覚だにもかかわらず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鳳凰無淚,只有那隻屬於我!


去鳳凰,不是去尋找沈從文的鳳凰,他的鳳凰只是他的,我要尋找的是屬於我的鳳凰。

從北到南向西,壹路穿山過江,我的心情始終是平平的,有壹種歸家的感覺,但又不熱烈,好像這是壹件既定的事,我只是去完成它而已。有些事情讓人不能不相信壹切皆有定數,假若我在鎮遠或者玉屏下車,就不會有鳳凰的王賜豪醫生朝夕。

鳳凰,湘西美麗的古城,曾經寧靜的沱江,現在已經被喧囂所代替,只有淩晨的鳳凰才有壹些靜的意味。窩在吊腳樓木陽臺的草編椅子上,看著天上零落的星星,聽著嘩嘩的流水,秋風薄薄的蒙在臉上,鬢發輕揚,略帶霧煙的空氣是清新的,聽著輕淡的音樂,鳳凰的晨寧靜致遠……

-行走在鳳凰,在人群裏擠來擠去,感受著壹個人的狂歡或是壹群人的孤單,我很平靜,如我所願,鳳凰無淚,心清天晴,這是我想要的鳳凰,我的鳳凰就是應該這樣明朗,笑靨如花,而不是淒淒慘慘戚戚,我很幸福,不是嗎?何必自尋煩惱,那麽就讓我在這個湘西的古城裏盡情地狂歡吧!這邊的姜糖還熱乎著被人用手拉拉扯扯的王賜豪醫生,那邊銀飾明晃晃的耀眼,披肩真多,還很便宜,充滿湘西風情的衣服更是琳瑯滿目,蠟染很漂亮,買,買,買,心裏很痛快。血粑鴨見面不如聞名,沱江小魚很香,米豆腐酒釀丸子牛肉粉接踵而來,最令我心儀的卻是壹碗飯,盛在瓦缽裏的糯米飯,細細野菜絲些許煙熏臘肉拌著炒得香香的,吃,吃,吃,胖了。

去苗寨,是猶豫的,不去後悔,去了恐怕也後悔,反正去不去都後悔,那就去吧。似曾相識的民族風情表演沒給我什麽驚喜。看著站在石階上依依呀呀不知唱什麽的苗家孩子,我心裏忽然有些悲哀,孩子們的年紀都很小,她們還很純真,不像壹些地方的孩子壹窩蜂的要錢,她們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裏,唱著我聽不懂的歌,給她們壹顆糖已經很高興,也不會纏著妳,拍照也很配合,只是,只是什麽呢?壹聲嘆息。古老的青石建築,以馬代車,自古至今仍然是這樣生活的苗寨人,旅遊的開發對他們來說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不知道,或者他們覺得是幸便是幸吧,生活就是這樣,只有自己才知道。苗王洞是值得壹去的,沒有過度的開發,保持著原汁原味,龍雲飛當年帶著幾萬人藏在這個洞裏對抗著解放軍,可以想象出洞裏乾坤,兩個字:壯觀,主洞高35米,爬梯上去時我的腳都顫顫的,得緊緊抓住兩邊的扶手。走出溶洞後我深深地呼吸了壹口自由的空氣,裏面實在太壓抑,那些撲面而來的暗暗的色調讓人窒息。

昔日的湘西,就好像苗王洞壹樣,慢慢的沈澱了,只剩下壹些空洞,如今的鳳凰,用熱鬧來填補著壹切。鳳凰的夜是響的,酒吧裏的王賜豪醫生人在忘我地蹦著跳著喝著,而我卻喜歡那天上的月亮,天月如玉,嵌在墨黑的天上,靜靜的註視著地上那些五光十色的霓虹燈,靜與動構成了鳳凰的夜。我還是喜歡月的安靜,在許願亭上我久久地凝望著虹橋上的月,我並沒有許願,我只是貪婪地把月盛滿我的雙眸。寂靜,歡喜……
PR

春深流年遠

陽光暖暖地爬進了窗,有了些許的燥熱,厚重的衣服也開始換成了輕裝,似乎有了前所未有的輕鬆。柔柔的風,也不再是薄涼的感覺,而是那麼舒服和愜意,暮春了,淺夏悄然而至。

走出戶外,豌豆已有了飽滿的莢,像孩子似的摘一顆放進嘴裏,甜甜澀澀的味道;田野裏麥子開始成熟了,黃黃的麥穗隨風搖曳;油菜不再是一片金黃,深黃的莢大片大片,已待收割;路邊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花,不再是一叢叢,一簇簇,只有零星幾朵散落在草叢中;樹葉繁茂青翠,行人為了躲避陽光的熱情,也開始走在樹影下了。好快,最美人間四月天已經過去了。

前幾天,還陶醉在文友的一篇篇美文佳作裏。讚美四月天,讚美春天的文章鋪天蓋地洶湧而來。而我卻遲遲無法下筆,只怨自己沒有好的文采,寫不出春天的姹紫和嫣紅;也怨自己找不到合適的詞去描述心中春天的芳菲和美麗,只是欣賞著別人春天的盎然和生機。

終是忍不住那份歡喜和誘惑,跑到大自然中,從樹的抽芽由嫩綠轉為青綠;從花的含苞到綻放以至凋零;從麥的墨綠到今天的黃色,一點點,一寸寸,我每天的晨跑見證了它們的生長,轉變和成熟,每天都為一天新的發現而開心。

曾經為生活整日奔波勞碌,只是一味不知疲倦匆匆地前行,無暇無意去留心身邊的美好。很多美麗就這樣擦肩而過,當經歷了一場生與死的考驗,才讓自己真正地靜下來。日子如流水般地滑過,在經歷中,慢慢學會了讓自己慢下來,停下自己匆忙的腳步,去留意一些往日忽略的時光和風景。其實,生活待每個人都不薄,失去一些必會得到一些。我在失去很多的同時卻得到了更多的時間,讓瑣碎的日子不再荒蕪和淒涼。

學會了在一朵花裏幸福,在一棵樹裏安然,在一朵雲裏恬淡,在一縷風裏從容,在一場雨裏淡定,在一滴墨裏淺笑,不為取悅,不為誰懂,只為自己的一半淺喜,一半深愛。歲月就這樣在指尖裏滑落,生命也會在這靜謐的時光裏,點燃希望,走向它年。

一個人的清晨,聽鳥語婉轉,迎著朝陽,開始每一天的鍛煉。呼吸著來自田野青草和泥土的氣息,放眼那一片片開闊充滿生機的土地,心裏也明朗亮堂起來。煩惱和惆悵都在那淺金色的陽光裏灰飛煙滅。

置身於鳥語呢喃,花香滿徑,紅肥綠瘦,蛙叫蟲鳴的境地裏,一份清新,一份愜意,沒有黑夜的憂傷,沒有白天的喧囂。晨風輕拂,所有夜晚的倦意和慵懶也悄悄被風帶走,不著一點痕跡。滿目的青翠蔥蘢,視覺就開始明朗而清晰,葉面上晶瑩剔透的露珠,俏立在嫩葉上,忍不住驚喜,伸手想輕觸它,它卻調皮地順著葉的邊緣滑落,消失不見,無從尋覓。淺笑,依然前行,用最美的姿態迎接新的一天,迎接清晨的到來。

喜歡這樣純淨的清晨享受,心在晨的洗滌中更加清澈和明媚,不再有任何負重,安然起步一天嶄新的行程。

清閒的午後,沏一盞清茶,聽一首老歌,一縷清新,一曲雅韻,把一腔心事擱淺在平淡的日子裏。鋪一方紙箋,執一筆清歡,沉浸在自己的文字裏,心隨意行,寫流年,寫過往,墨香飄蕩在心間;翻幾頁閒書,不管能否真懂,只是讀著別人的故事

,感動著自己。光陰的故事就和書裏的故事揉和在一起,在書裏悲,在書裏喜;窗外養了一窗可心的風景,每日精心修剪侍弄,寸草寸心,寸心寸靜,看一朵花開,豐盈的瓣,若水的心,隨意,恬淡,靜謐安然,盈心。

黃昏,夕陽開始一點點地滑落。陌上輕寒,夕陽西斜,枝展絮飛,煙柳幽草,凝眸處。總是燃盡了一片溫柔和沉靜。喜歡就這樣漫步於綠蔭小道,與影相伴,看那一片西方的柔美與殷紅。城市的喧囂與紛擾漸漸隱去,白天的繁華和熱鬧開始歸於平靜,鳥兒歸巢,炊煙又起,在那暮色漸漸蒼涼中,一些陳年往事總會浮現在腦海,“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最後一輪光環美得炫目迷離,可它終會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總是想起,美好的回憶有著太多的溫暖和感動,也有著說不出的疼痛和眷念。曾說,攜手看花深徑;曾說,並肩望月斜廊;曾說,天涯不覺遠,心心長相念,一段塵緣終是如那絕美的光彩消失殆盡。留諾言於風中,寂寂流年,一份眷念仍在風中輕舞搖曳。

不悲不喜,不驚不擾,只是在那一抹夕陽裏,守一顆初心,將日子過遠,將流年數到遺忘。

日子,一天天如水穿塵而過,清澈而明媚,看似不經意,可卻收穫了驚喜和感動,打濕了心扉,那種舒心,安然,恬淡在生命裏延展,綿長。春深過後就是淺夏了,一樣歡喜一樣深愛,日子總能在瑣碎中過出新意,有滋,有味。

春深流年遠,路過的風景,我會好好收藏。歲月如梭,時光無言,佇立在歲月的路口,輕攜一抹暖陽,細撚一指花香,聆聽生命裏歲月絮語,執著一份清歡,尋一份靜謐的光陰,打撈一份經年的過往,點點念,溫潤一紙流年。

冬日,尋它散落的篇章


當田野散去了蒲公英的浪漫,當小河的冰淩上開始漾滿了孩童的歡聲笑語,秋天已經走遠,冬天落在了身邊,思念的春天已經不會遙遠。

我推開窗戶,遙望。看著滿目的Trade resources枝幹變成了士兵一樣守在天空,我看見偶爾零星的樹葉,仍然掛在樹梢,瑟瑟發抖的身軀已經出現了搖搖欲墜的危險,這個季節的故事,已經開始時濃時淡。冬的顏色也變成了滿目的枯黃,偶爾會下一場雪,那滿目的晶瑩和潔白,已經是這個冬天最大的奢望。

街上,行人日漸稀少,匆忙趕路的人,多數都被厚厚的棉衣包裹,再加上口罩和圍巾的裝飾,人就像是一個熊貓一樣笨拙的可愛。偶爾露出的眼睛,能感覺出笑意的溫暖,也能感受到陌生人的淡然。這個冬日,儼然已經被厚厚的暖包裹的層層疊疊。

走出城市,再看郊外,那一排排的枯黃的枝幹伴著雪白圍裙在道路的兩旁堅守陣地,花池裏的冬青雖然是綠色的,但是仍然藏起了它嬌嫩的模樣,以一種可以抵抗寒冷的膠原蛋白綠,裝點著這個沒有生機的季節。田野裏的麥苗也在沉睡著,它們渴望著冬給它們蓋上一層層厚厚的棉被,在來年收穫一個豐收的夢。然而,這個暖冬總是與雪花擦肩而過,人們帶著焦灼的渴望,麥苗懷著滿滿的希望,也只是盼來了零星的雪花貼在了窗前。

突然,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傳來。抬眼望去,原來是麻雀到處覓食。偶爾看到喜鵲的加入,還有幾只不知名的鳥兒被驚起,抖落一片樹林的憂愁。思緒,猶如停留在樹幹上的果實一樣,那份欣喜已經趕走了這個冬日的寒意!

一個人繞過宋時的古街,漫步在長長的街巷,看著兩旁那些木質的門窗,在那些賣字畫的商鋪中,我總想邂逅一個古韻的女子。然而,卻總是從這些穿行而過的人中看不到我所要遇見的人。那種寧靜和淡泊已經被現代人的浮躁和欲望填滿,那些左顧右盼的眼神中,多少是帶著欣賞而來,又有多少是看中了一幅畫或是一幅字的價值呢?

到小街的盡頭,突然,一棵葡萄藤進入我的眼球,我看見它以自己獨特的姿態,突兀著每一個枝節,嶙峋而傲然。藤下的一口水缸和著水底的金魚,正伸展著塵封的記憶。此刻,屬於這個冬天的記憶已經開始豐滿,那些在三季蘊藏的激情,開始在這個冬日翩然。

此刻,月光照亮了夜前行的腳步,一個女子羞澀的回頭張望中,我看見了那枚青澀的橄欖。傾聽一種更遠的聲音吧,就像是邂逅一段青梅往事,那久違了溫暖,已經寫滿了這個冬天!

冬,已經爬進了每一個窗櫺的縫隙,時光已經把一把優美的弓移情別戀,不管你我有著怎樣的欣慰和遺憾,也要卯足了勁,迎接來年春暖花開的燦爛……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閨怨》王昌齡

花不會因為你的疏離,來年不再盛開,人卻會因你的錯過,轉身為陌路。有些時候,感情真的很脆弱,經不起距離的考驗,奈不住時光的徙轉。每當看到王昌齡的這首《閨怨》,思緒便會於不經意間遊弋到那個冷豔的女子以及她那傾世的康泰領隊愛情上。

不知是什麼時候看到她的故事,然僅僅一遍,就再也揮之不去,其中有著深深的感動,也有著淡淡的落寞。這個女子,便是絕色坤生——孟小冬。也許,有人熟知,也許,有人陌生。但對於冬,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她靈魂是這般的冷傲,又是那般的高貴,恍若綻放在雲崖水岸邊的一株素梅,驚世駭俗,又讓人兀自生出淡淡的疼。

出生在梨園世家的她,五歲學戲,九歲登臺,一張口,滿場皆驚——命中註定,一代冬皇出世。十二歲時,她遇到了改變自己一生的貴人,亦是愛她愛到靈魂深處的男人——杜月笙。兩年後,正是杜,讓四處奔波的康泰領隊小冬有了真正的學習環境;正是杜,不惜花鉅資為小冬灌制唱片,聘請琴師;亦是杜,不論事務多煩雜,只要小冬唱戲,他都會必到捧場;最終,仍是杜決定給她自由,讓小冬北上學藝,豐盈自己。畢竟,羽翼豐滿了,才能看到更廣袤的天空。

然而,情竇初開的孟小冬卻在學藝時,認識了才子梅蘭芳,並很快地與他墜入愛河。十九歲時,風華正茂的孟小冬與梅蘭芳喜結連理,成為了他的第二任妻子。可想而知,當時的杜月笙,是多麼的後悔,多麼的無奈。早知如此,就不該放她北上學藝,並非是自己對她投入了太多,而是丟了她,便丟了心。然而,當一切都已成為定局,他還能怎麼樣呢,只能遠遠的看著小冬,知道她一切安好,便是最大的幸福。

感情就是這般不能自己,一旦陷入,便難以自拔。古往今來,有多少癡男怨女甘願在背後默默地支持,默默地付出,只是為了讓所愛之人能夠快樂,為了讓他在夢想的道路上不斷地前行,不斷地完美,然而,直至自己與愛人的康泰領隊距離越來越遠,遠到連記憶都覆滿了落寞的苔痕,才知,再想要抓住往昔的美好,已是不能。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王昌齡筆下這個可憐的女子,何嘗不是一樣。多少次月圓又缺,她只能倚欄遠眺身蕭索,多少個淒寒的夜,她只能孤枕難眠淚空垂。漫長的等待,早已讓她忘記了身在何處,春秋幾度。直至忽逢陌上梢頭複又蒙上的一層鵝黃,內心才恍然察覺,歲月早已在自己的苦苦相思中又挨過了一年,而那遠行的丈夫,依舊沒有消息。

恨,自己的愛人不該這般絕情,多少年過去,連一封家書都不曾留下;怨,自己的丈夫不該輕易拋卻諾言,把相愛三生,只當作那隨風即散的雲煙。其實,千不該,萬不該,終還是自己,不該鼓勵丈夫將愛情擱置,去追求什麼名利仕途。如今,人也非,物也非,事事非,自己還能改變些什麼呢!

一直相信,真正的愛情無論是天涯咫尺,還是時過境遷,都不會有所動搖,有所背棄。而那些半路夭折的愛情,往往是在不合時宜的情況下,遇到了不合時宜的人。對於古時的愛情,我還可以理解,畢竟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也許,一生的幸福,就斷送在被封建教條操控下的錯誤婚姻裏。而現今的愛情,往往是太過隨意,夢裏夢外終不過是一場鬧劇,等到醒來才知: 再絢爛的煙花,也免不了塵埃一地。

四年之後,孟小冬與梅蘭芳黯然分手,且因此而面壁絕食,落下胃疾,幾乎送掉了半條性命。終還是杜月笙,派人用直升飛機將她從北京接到了上海,且抱病親自去機場接她。隨後,杜月笙幾乎問遍了上海名醫,為她治療胃病。當她要潛心學習時,杜月笙不但每月供幾百大洋,還特意買了處安靜的宅院送她,並花重金托人勸說老生泰斗餘叔岩收她為徒……如此款款深情,實在讓人為之動容。

終於,已經華年不再的孟小冬,在四十三歲那年,決定嫁給對她始終如一的杜月笙。而此時的杜月笙,卻是身患沉屙,病入膏肓。然,大勢已去的他,能夠換來紅顏知己癡心服侍於榻前,能夠擁有那夢寐以求的幸福,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兩人有一張結婚照片,杜月笙著長衫,孟小冬是旗袍,雖不比她十九歲與梅蘭芳的絕世傾城,但那滄海桑田落寞相守的愛情,更讓人由衷敬佩。

世間每一個人,都希望找到真愛,找到共度此生,恩愛白首的人生伴侶。然而,人生際遇無數,我們卻不知何時遇到的,才是真正對的人。難道,真的有三生石畔的等候,有前世今生註定的因緣?對此,我們無法知曉,亦無從知曉。徐志摩曾對林徽因說:“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雖不是至理名言,卻感動了無數的人。其實,愛情是什麼?是唯美浪漫,還是花前月下?都不是,而是一種深深的祝福和內心的懂得。

如今的我,喜愛這櫻花


一轉眼,四月就湧進了門檻,還沒來得及準備,詩情畫意便一瀉而來,把我的世界團團圍住。

恰好是假期,清閒。推開窗, 戶外的一草一木誘惑著我不安分的詩心。一眼望去,渭河畔的櫻花已經棲了厚厚的雲霞,碎花瓣們淩著清涼風聲裹住我,讓我連呼吸也忘了。

櫻花如雲霞棲落,風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令人迷醉!記得,那年也是這個時候,你從北京趕回來,我們披著滿頭的櫻花瓣走在風裏……

那時的渭水河畔,沒有而今的一些現代遊樂園,人不是太多,但那些粉色的櫻花瓣卻足以浪漫我們所有的春天。

我們沿著河畔去了附近的一條舊街,這裏依然櫻花燦爛。一個手工陶吧裏, 你捏了一個小杯子,說是一輩子的諧音,我捏了一只煙灰缸,記得你那時抽的煙是“白沙”。我們都在下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你的杯子簡潔,粗糙,卻被師傅勾勒點綴了幾筆粉色櫻花瓣;我的煙灰缸,燒窯的師傅給它配了寂寞的綠色,缸底字跡的筆劃觸目驚心,像幽暗裏爬出來的苔蘚。

你走的時候,我們交換了彼此的手工陶瓷。你帶走了煙灰缸,我留下了櫻花瓷杯。

時光過得真快!十年了。今天,我又走在了這條還未拆遷的舊街,嗅住倒轉了十年的櫻花香。

我依然在這座小城, 每日忙碌,看著身邊的人和事變遷,似乎自己卻總有一顆安靜的心,在等待著每年的櫻花燦爛。你依然在北京輾轉,或許大城市才是你理想的角鬥場。我漸漸變成了玻璃牆裏的一朵花,不再伸出觸角,學會安暖。曾經,你送我的櫻花瓷杯,一直就放在我的書桌裏,從我出嫁到現在。很久,我不再憶起,只是有點懷念那時櫻花雨中走向陶吧的姿態,懷念一種年輕時候對愛情的虔誠。

有人說,相見不如懷念。我們不再相見,只是偶爾懷念,懷念渭水河畔四月的櫻花雨,還有那個已經不見了的陶吧。

十年前的我們,都有點傻,以為留住了名字就會留住一生的幸福。不計較生活怎麼過,卻在回憶裏印刻了浪漫時光。愛情,在年輕的時候,最純潔,最勇敢,只看到美好。慢慢地,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都開始懼怕,懼怕了光陰,懼怕了分歧。

我知道你早已不再抽“白沙”了,卻不知道那個寂寞的如苔蘚一樣的陶瓷煙灰缸,還在嗎?不敢想,想有時候挺令人傷感。桌上的櫻花瓷杯依舊在,只是不用來喝水,我插滿了季節裏各色的花,特別是四月的櫻花。

櫻花開了又謝,時光一如既往的前行,在這條舊光陰裏,我一走就是十年,到現在才明白到底擁有過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很多時候,我願意自己一直是傻傻的。這樣,美好和浪漫就會一直伴我左右。

但,歲月刻薄著我們,人總要學著長大,即便再傻,光陰也會教你懂事。

你的雄心,我無法用微笑撐起; 我的安暖,載不動你的雲端。

那些櫻花瓷的光陰一去再也不返。我很清楚, 得到與失去,都是冥冥註定。

終於懂得了,在花開的時候,只用最清亮的眼睛去貪戀它的美;在愛的時候,心裏就虔誠刻著一個名字,珍惜就行。哪怕就像曇花,只在一瞬間,至少它美麗我的眼睛。因為,有些美,註定無法挽住。

其實,人生真正擁有的只是過程。

當四月的風中飄來櫻花瓣時,我已經習慣安然於現狀,不再留戀那舊光陰中的詩意。失去與得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經來過。如今的我,喜愛這櫻花,不僅僅是鐫刻著一份美好,還是它讓我感到煙火塵世的溫暖。

櫻花瓷,舊光陰……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