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時間の富

時間は水のようです、光陰矢の如し、この謎の世界、私達はこの世界最高級の生物が、この生物は彼らを大切に靑春というものは、思い出すたびに時間、どのみち私の一種の感覚だにもかかわらず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該怎麼幸福


題記:在塵世中,如果沒有遇見你,我該怎麼幸福?這世間,有太多的不確定。如果可以,請允許我,在那個相遇的時候預定未來的幸福。

<塵世>

一場纏綿的細雨,仿佛這個校園都侵透在了一幅水墨畫裏,在我迷蒙的雙眼裏若隱若現。打著波點傘,靜默,在細雨中。

十裏蘇堤,煙波畫橋。這是我在思明湖畔時的所想。想象中,一只小船,載著我,輕輕的淌在湖上。想著,在船頭,望見水被一圈一圈的暈開。呵,多夢的季節。多夢的塵世。思明湖畔,楊柳依依。柳條。惶醉了我的眼。湖邊,涼亭。在薄薄的煙雨中。捧一卷詩書,淺淺的讀,鐘情於詩中的美麗邂逅,鐘情於詩中我幻生出的儒雅公子。

於這塵世中,用一支筆,一卷詩書,一張信箋,輕度時光,淺笑,淡然。又或,在這素白的塵世中,做一個妖嬈多嬌的夢。暮色,了結了一段喧囂。浮生若夢,一路走來,我究竟在尋找什麼呢?我想,在這場雨中,我期待一個邂逅。我想遇見一個人,讓我更加明了塵世中的溫暖、幸福。

<遇見>

流年,終是藏不住,留不住的。似水流年,誰能沒有憂鬱傷感的時候呢?似水流年,誰能做到不追憶?

流年,如果我遇見了你,便淺笑度日。

遇見一個人不容易,遇見一個對的人更是不容易。想如《雨巷》中那般相遇的場景,於雨中,撐著傘,然後遇見你。那該是多溫馨的浪漫啊。但是,如果沒有遇見你,一切都只是我遙不可及的夢而已。

喜歡這樣的景,"閣樓晚,畫如潮,一卷黃昏。".於中,相忘於江湖。也向往"調筆半偎人,癡戎生"的情深與浪漫。

校園裏,不知其名的花爛漫在各處,我幾次路過,不曾發現其間的變化。老榕樹,靜靜的佇在路的兩旁,護著樹下長椅上的人。然後,然後,覺得我的日子真的很平淡。

榕樹路口,我在別人的戲裏卻又在自己的夢中,這是我不知道你應該會是在哪裏。

如果明天,我遇見了你。我想說,親愛的,等你好久了。

如果遇見了你,我就遇見了這世上最美的寓言。遇見了你,就遇見了一片溫暖。

<幸福>

街頭的站牌,在夜色裏模模糊糊的。那麼遠的地方,路燈,落在十字路口。眼前,昏黃的路燈陪我沉默。

我說,是不是可以留住這時光,它走得好快,我怕我抓不住幸福。如果說,相機可以留住的只是片刻的溫柔,留不住一世的幸福,那我該怎麼抓住我的幸福呢?掬一束燈光,指尖,暈著一片淡薄的寒意。

一個人,靜默在夜下的走廊,時光無處安放。突然想去遠行,帶著相機,帶著詩卷,沒有目的地。一個人的時光,還可以怎麼度過呢?寫下一行小詩,又寫下一行小詩。

時光,一片素白,如果沒有遇見你,我該怎麼幸福?

這世間,又太多的不確定,太多的未知。未來的路還好長,想要幸福真的不容易。幸福,它會在那裏呢?我也不知道。那麼,相遇的時候,請允許我預定未來的幸福。預定,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預定,一生一世一雙人。預定,人生只如初見。
PR

Drysdale beaten at Henley


Olympic champion single sculler Mahe Drysdale's hopes of a fourth Henley title have been scuttled by Azerbaijan rower Aleksander Aleksandrov in the first round of the Diamond Challenge Sculls.

Aleksandrov, who finished fifth at the London Olympics, clocked 7min 41sec in beating Drysdale by 4-1/2 lengths at the Royal Henley Regattaip networking HK.

Henley is raced over a 2112m course and uses a knock-out formula rather than the traditional six-lane racephone cover cases.

Drysdale is working his way back to rowing fitness after an extended post-Olympic break, which included contesting the gruelling multi-discipline Coast-to-Coast in February and the Port Macquarie Ironman in Maybeauty wigs.

He was also conquered Africa's highest mountain, the 5895m Mt Kilimanjaro, as part of a New Zealand charity fundraising expedition late last month.

Drysdale was disappointed but not surprised with his result.

"I hate losing but I am actually quite pleased with the standard I am at now. This sport is so hard it would be crazy to come back with only a month's training and beat the top guys," he said.

Drysdale's first race back was last week at the Holland Beker regatta in Amsterdam, where he finished third.

Kiwi rower Joseph Sullivan, who combined with Nathan Cohen to win Olympic gold last year in the double sculls, was also knocked out of the Henley singles, falling by five lengths to Slovenia's Luka Spik.

There was better news in the men's pair for New Zealand, as Hamish Bond and Eric Murray continued their world domination with an easy 7min 28sec win over Britons Matthew Bedford and Wilf Kimberley.

Emma Twigg had to work hard for her three-quarter length win over South African Ursula Grobler, clocking 8min 35sec to progress through to the next round.

静静的出书


新书出版了。昨天在越洋电话中上了大爱广播电台的谈话性节目,谈小猫的新书。

写书,跟生小孩一样。做母亲的真正拥有那孩子的日子,就只有怀胎的那九个月。当作者的真正拥有这本书这些文章的日子,也就只有从构思到下笔的那一小段时间。

孩子生下来了,虽然名义上你还是他的母亲,但是孩子的成长过程,掺杂了太多你无法控制的因素。书写出来了,虽然名义上你还是这本书的作者,但是书的编辑过程,也掺杂了太多你无法控制的因素。

孩子长大了,随风四散飞之时,就更不是你的了。孩子会去向何方,影响哪些人做出哪些事,完全不是你可以预料得到的。书送印了,付梓出版之时,也就更不是你的了。这本书会被什么人读到,读到的人会产生么感想,也完全不是你可以预料得到的。

你的孩子不是你自己的,你的书也不是你自己的。

二十分钟的访问,曾小猫好紧张。从事新闻工作九年了,一直在采访人;真的被采访,却还是第一次。主持人挑了书中几个故事,要小猫和听众朋友聊聊这几个故事。访问前小猫也曾揣想过主持人会挑哪几个故事让小猫讲述一番,真挑出来的却跟小猫揣想的完全不一样。果然每个人看这本书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吧。小猫慌乱之下,随口胡诌了些什么,下了节目,一点也想不起来。真糗啊。完全不是一个天天在播新闻的媒体人应该有的表现呢。

节目会在台湾时间星期一早上十一点二十分,大爱网路广播电台播出。有兴趣的朋友就当午饭前的消遣听听吧。听完来提醒小猫,到底都胡说了些啥。

一本很小很小的书,从写下第一个字到印成一本书,要感谢的人却有很多很多。曾经接受曾小猫采访的每一个受访者、曾经到小猫的脸书按过一个赞、到小猫的部落格写过一句推文的朋友,通通功不可没。最该感谢的当然还是和小猫一起发掘这些故事的两位摄影搭档阿旺伯和Eddy哥,帮小猫润搞下标挑错字的编辑玫君姊,还有,小猫的超级啦啦队、帮小猫写推荐序的*知名译者*双双妈小逸。

至于亲爱的亲爱的江小猪,啊,那远不是一句谢谢可以交代的了。

话说回来,有那么多人的心力在里面,这本书,不是曾小猫自己的,也是理所当然。孩子长大了,就有了自己的个性;书出版了,就有了自己的灵魂。小猫这个做“妈“的,也只能希望,这初版一刷的八万八千本书,本本都有好因缘。

真愛無怨無悔


一直很想寫一篇《愛》,可是覺得範圍太廣,不知道怎麼寫。愛一直伴隨著我們成長,愛就像是上天給予幹涸了許久的大地的一滴雨露,滋潤心田;愛就像是梧桐給予飛躍了許久了的倦鵬的一個小憩,養精蓄銳;愛就像是燭光給予冰冷了許久的小屋的一點溫暖,溫馨美滿。最近我總在問我自己:“我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懂愛嗎?”

經過許久的思考終於覺得自己對愛有了新的概念 。在家庭方面,時而想想父愛,母愛,那最真摯、最無私的愛,對於這最無私最真摯的愛我能做到嗎? 在愛情方面,一直以來我都想擁有自己特殊的愛情故事,有那麼一個人陪我瘋。在我眼裏只有一起奮鬥的愛才是最真的愛,現在的這種社會大多人對於金錢的愛超過了對人的愛,“患難見真情”對我來說是真理。

在電影裏有人神戀,人鬼戀,還有貧窮與富裕的兩情相悅。有著多少神話傳說伴隨在我們的身邊,如《天仙配》、《孟薑女》、《聊齋》等等,一系列的美麗傳說,一個個動感人心,讓人痛徹心扉wine school,因此愛沒有貴賤之分,沒有種族之分,沒有門第之分。相愛的人總能在一起——生不能同在,死可以同夢——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死。

愛,這個字在於愛我們的父母一直沒有對我們說過,他們一直在默默地為我們付出,用生命來愛我們,回想小時候父母對我們無微不至的照顧,那種幸福洋溢在心頭。沒有電的時候一家人也能在一起坐到個十一二點。聽著一個個感人的小故事,對我們的愛他們沒有後悔可言,一路走來,我們做錯了很多事,他們一直都在包容我們,這讓我學會了包容,他們指引我們前進的路,大多數的孩子都以他們為榜樣在學習,因為那時的小孩子的我們更懂的天大地大父母最大。

父母從來對沒有對我們說過“我愛你”,他們一直在為我們忙碌地活著,為活著忙碌。為我們省吃儉用,為我們忍氣吞聲。為了我們他們仍勞仍願。小時候,很多小孩不開心時,父母總會給他們講故事。當我們不要故事時,他們換了一種愛——叫沉默叫鼓勵,伴隨前半生的是每次受傷父母都會無微不至的照顧,因為後半生父母都不在了,在他們這一生裏,他們不後悔用一生來照顧他們的孩子,所以有了家是永遠的避風港。

真愛愛無怨無悔!

對於父母的愛試問有多少人說出口?我是沒有,至始至終都不想,說了感覺會讓自己不明白自己,感覺自己會變得虛偽,因為在他們的面前我總覺的我們還太嫩,不懂愛。對於他們我只要感覺問心無愧也就夠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了。“我愛你"實在沒有必要說出口。

可當今讓人心寒的是,一些人忘卻了父母對他的愛,也忘卻了父母多年的養育之恩,很多老人無奈無助,不但不給父母一點吃的,還拿了國家扶助的那一點點養老金,還有更過火的既然毆打自己的父母,問天理何在?愛何在?《臥冰求鯉》《蘆衣順母》《親嘗湯藥》《拾葚異器》《埋兒奉母》《賣身葬父》等,中國之二十四孝早就煙消雲散。

愛父母就是及時行孝,可謂:“子欲孝而親不帶”,父母陪我們相伴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因為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孝順父母,並不是要出人頭地;孝順父母,並不是要吃飽喝足;孝順父母,並不是要家藏千金;孝順父母,並不是要奉獻生命。實際上,一頓飯、一句問候,一件小小的禮物,一次出遊等等,孝順父母更主要的是做到理解,最主要的是短暫的時間的陪伴。愛他們,我們別無選擇,所以我們需要學會愛。

那年我們同窗共進,她時而淑女,時而瘋狂,漸漸的對她產生好感,然後自知配不上她,只好悄悄的在他可能看到的地方寫下“XX我愛你。”後來發現她不開心,也沒敢再寫,她知道是我寫的可我們彼此都沒有說,最後我們也不歡而散。在以後的三年間我都希望和她在一起。

又一次在網上,也對一個女孩說我愛你,那次我主要是安慰剛失戀的她,因為沒見過面對人家又不了解,說愛有點太不可能,可是最後她相信了,我們開始了一段小小的網戀。最後我們見面了,沒有不開心的分了手。我們做了朋友,愛對彼此來說都不滿意,兩個人在一起是不會快樂的,覺得也放下了許久的擔子。那時我只知道愛是要讓別人幸福來讓自己幸福。

剛上大學通過空間認識了個女孩子,她的日志好像寫出了我想表達的東西,漸漸的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她的日志,有一天我的對她說:“我愛你”,之後對我是愛理不理。曾有有那麼一段時間每天早晨起床時、上班之前,睡覺之前,都會對自己說:“XX,我愛你,我相信我一定能給你幸福。 ”然後便會心情好很多,精神也隨之好很多。

一段時間後發現她很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大多是每天我都在找她聊天,偶爾有那麼幾次也很讓我欣喜若狂,不過也很滿足,慢慢地覺得沒什麼進展,便是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她打內心底處都看不起我,我只會給她帶來恥辱,我開始懷疑我的長相,開始懷疑我的能力,開始覺的得我永遠達不到她的要求,開始學會偷偷的做事,開始怕別人看到自己。

單相思幾個月後。在等她的地點出現了另一個人,我又對這個人說了同樣的話。也說了喜歡你願意被你拒絕一百次,一段時間後,她知道我對別人說了“我喜歡你”我們又開始聯系了,突然間覺得自己很矛盾,所以我說了一句別人聽不懂的話——打著喜歡別人的牌子思戀你,這時候開始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不認是自己。不明白自己該怎麼辦。一直以來沒有變的是當我看到很好看的東西的黃金價格時候,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給她一份,當覺得什麼地方好玩的時候,總會想方設法要求她去,最近發展到讓她去,有一本好書,也想到給她。你的愛慕之心可以說是變了一百次吧。不過最近看到好的東西想給她,可是我想給的是愛我的人,我愛的人。只好對自己說:“還會遇到更好的,再等等,把所有的給了她以後我遇到更好的我給她什麼。”盡管這樣說,還是會為她准備的。

所以開始想開始問愛是什麼?一個從初中到大一之前我都沒有想過的問題,愛——是什麼東西,也沒有問過自己,不過常有朋友對我說:“小屁孩,你懂什麼是愛嗎?”我總是是一笑而過,在最近這段時間我想了,愛,我的確不懂,想一個神秘的東西,看不到,抓不到,摸不到。有人說,一心一意才是真愛,死心塌地真愛,默默奉獻才是真愛。可我就不這麼認為,真愛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對方幸福,如果自己給不了她幸福,就應該放手,放手讓她去找她的幸福

不過最近對愛有了新的概念,新的認識,愛大體也就是愛是一個不輕易說出口的字,在於家人之間,愛是無私的付出,默默的關心,對於付出無怨無悔,努力的讓彼此過得更好。在於情侶之間,愛也還是無私的付出,默默的關心,付出也同樣無怨無悔,努力的讓他認可自己,最希望的是自己能做她永遠的依靠,愛沒有貴賤之分,沒有種族之分,沒有門第之分。我覺得愛是一個可說可不說的字,只有有把握給得了對方幸福我才不會食言,對於父母的愛我想我做不到,只能盡力做到。對於對她的愛我覺的只要一顆心就夠了,其他的可以慢慢追求,只要一起奮鬥什麼都可以有。愛如此簡單,如此複雜。

愛我的人有多少,我能愛的人有多少,誰又會愛我,我又該愛誰,我只能愛我所愛,愛愛我的人。正所謂能力所限。愛我的是白發蒼蒼的父母,我該愛的是白發蒼蒼的父母,我所愛的是獨一無二的她。愛不是一心一意,愛不是死心塌地,愛是給予所愛的人幸福。 愛是一種給予又是一種負擔;是一種包容又是一種理解;愛是一張合約也是一種索齲愛大致就是這樣!

我想要的不多


其實,我不知道我算不算一個憂鬱的女孩。我只知道,我喜歡靜靜的呆在工作的宿舍區,那個我覺得很安全的的地方。最近心情真的很糟糕..一連圈的事情,劈頭蓋臉的奔向我,一直以來,我都以一個很樂觀的心態去面對著。我總在想也許這是上天給我的考驗,考驗過了,他會給我一個並不糟糕的生活。可是一次又一次,我崩潰了。我一直在想:我想要的多麼?我要的奢侈嗎?我只是想要一個和睦的家庭,一個會讓我感覺到很溫暖的地方。但是事實上呢?從小到大,我害怕了媽媽的哭聲,我知道那是最無奈的聲音,最不知所措的聲音。老天,既然你沒有讓我離開這個世界,但是又為什麼讓我去感受這些並不是我這個年齡去體會,去感受的生活?

其實,我想要的不多吧?我還年輕,我可以去選擇自己想要走的路,但是我只是請求您:對我的家庭好點,對我的爸爸媽媽好點。我只想每次打電話聽見的是媽媽開心的笑聲。也只想每年回一次家的我看見的是爸爸看媽媽開心時,幸福的笑臉。

現在,我遠在一個離家800多公裏的地方,我很想念我的爸爸媽媽。我沒有能力去讓他們過上我想讓他們過上的那種生活,我很想努力,可是再怎麼努力,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拿幾千塊錢的小文員。哥哥有了自己的家庭,似乎沒有什麼空暇的時間去關心爸爸媽媽,也不會走進他們的世界去了解。我並不是很明白哥哥們的內心...也許對於他們來說關心已經放在了內心的最低處。

不管他們的內心是怎樣的,我是會按照自己的內心去做一件以後並不遺憾的事情。這個世界最不能等的一件事情就是:孝順!為了我最愛的親人,我,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一定會勇敢、漂亮的走下去....不要以為自己是有多脆弱了,脆弱的時候還 沒到...

我會努力的,一定會....一定會。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