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時間の富

時間は水のようです、光陰矢の如し、この謎の世界、私達はこの世界最高級の生物が、この生物は彼らを大切に靑春というものは、思い出すたびに時間、どのみち私の一種の感覚だにもかかわらず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外婆,來生可一定要幸福呵


表哥打電話給我,說外婆過世了,怎麼辦?我剛從家裏飛過來,就告訴我這個消息,有點突然,表哥是外婆的孫子,小舅媽強烈要求表哥回去,至於我,年初一的時候見過外婆,躺在床上,年紀大了,有點記性不好,到了面前,還要自我介紹我是誰,我們都已到了中年,父母業已年邁,對外婆,卻無話可以談,有些悲哀與尷尬,在床前立了一會兒,便退了出來。大家在外面兀自拍照與熱鬧著,臨到吃飯,總有人會給外婆端些飯菜去,有時是小舅,有時是表妹,有時是姨,而我,卻成為了一個有外婆的陌生人。看著這一切,心中不安,心中內疚,卻又無可奈何,這邊廂熱鬧非凡,那邊廂,孤零零的躺在那裏,連個說話的香港旅行社人都沒有。

想著現在就會沒了外婆,應該多陪陪她的,注定不能回去,應該多跟她說說話的,這樣的一個親人,說沒有就沒有了,雖然知道她躺在那裏,但至少知道她還在,所以大家也就心安理得的玩樂自己的。外婆,已經成為了一個符號。小時候,因為讀書的關系,外婆家離學校近,所以曾跟外婆住過一段時間,沒有太多的交流,除了晚上的留門,除了同榻過一段時間,我們甚少說話,對於外婆,是有些疏遠的,她有時做好的飯,我都是能不吃就不吃,有些生疏的客氣,總是有些不習慣。住了一段時間,便搬到學校住去了。外婆一個人生活,還是有些艱難的。沒有再種田地,全靠兒孫的給予,一月一點錢,一點米,以此渡日。

外婆孫子,外孫太多,而我,除了一個名字,也不知道在外婆心裏是否留下了太多的印象。外婆離去了,雖然八十多高齡,對於母親她們,總是少了一個娘,她也常說,如果外婆過世了,她回家的日子也就少了。我們都盤根在外婆的樹蔭下,開枝散葉,各成一戶,卻經常會忘了她。外公跟外婆分手已經好多年,自我記事起,外婆便跟外公沒有關系了,外公已經另娶,只有外婆,一個人帶著五個孩子,直至成人,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兒女們散去後,大家都不再需要她,她一個人住著,曾經的一大家子,如今冷冷清清的,大家各自撫養著自己的孩子,體會著生活的艱辛,而外婆,孤獨的過著她自己的春夏秋冬,她的植牙世界裏,不知道寂不寂寞,她老人家也從不打牌,也不知道她一個人的時候,想著些什麼,什麼是她的牽掛,什麼是她的幸福。

我是一個遊子,以為幸福總是離我很遠很遠,如今外婆已然離去,家裏的人情世故,似乎離我越來越遠,我也總是生活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仿若不知道人間疾苦。對於外婆的離去,我,不知道是要流淚,還是要堅強一些,總認為自己要堅強一些,以至於有些冷血,這些親人的離去,對我,已經沒有太多的刺激了嗎。可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到這些,便會不自禁的默默流淚,為外婆,為那個給過我血緣的人。外公離世時,我正在讀書,後來我回來拿生活費,父母留字條給我,說是外公過世了,我一個人呆在家,呆呆的看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外公,我們對他實在沒有太多的印象與情感,媽媽,姨們,舅舅們,可能要為了外公的財產與外公的繼子們一頓好吵,這種熱鬧,小孩子們不看也罷吧。可是外婆卻是一個弱者,也是一個強者,對於外婆,我知道的真的不多,只是道聽途說一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這樣的一生,不知道外婆有沒有遺憾呢。

外婆,你走之前,兒女們都在面前,孫子,外孫也基本上都在,母親在你臨走前送了你一程,打電話問母親,以為她會哭,因為在接到通知前,她正在找車,趕著回去,聲音是哭著的。現在已經平靜了,我問,外婆走得是否還安詳,是否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母親道,走得挺安詳,很平靜。走前,姨們給她洗了一個澡,換好了衣服,然後才去的。我點頭。我見到外婆的時候,瘦得很,可能只有皮包骨了,臉色枯黃,手發青,說是冷得很,也能起身,就是冷,所以躺在床上。小舅說,她自己烤火,將蓋棺木的布都給燒掉了,說不定哪天不小心,會將棺木也燒了。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外婆,這一生,你活夠了嗎,總覺得你活得不夠,活得不夠好,一生離開娘家,沒有選對好丈夫,獨自撫養著兒女,然後自己一個人生活至死,也沒有離開過這個地方,去哪裏都暈車。而我,不能趕回去送您一程,只能在這裏憑吊您,為您默默的internet marketing掉一會兒眼淚。外婆,如果您泉下有知,一定要原諒我,不要怨我。我已經請姐姐替我多磕幾個頭,權當您這個外孫對您的牽掛與孝心吧。外婆,您一生孤獨,這一路可要走好呵!

今天是外婆出葬的日子,打電話給母親,已經回來了,清晨四點就出葬了,本來想早上打電話的,母親熬了幾夜,身體不好,她的年紀也大了,打過去時,正在回家的車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可能還沒從悲傷的情緒中緩過來。問外婆葬在哪裏,花錢多不多等。打電話給姐姐,問是否火化,姐答,當然,姨父是幹部,要帶頭火化。據姐姐告之,媽媽在送葬的路上就暈了,哭,熬夜,傷心,可能也打垮了她。我又問,是否幫我磕了頭,跟我說了告別的話沒,姐答,磕了,說了,外婆不會怨你的。我答,總歸是我們的一個親人,身邊的親人就這樣一個一個不見了,我心裏很難受。姐說,好了好了,外婆年紀大了,總歸要走這條路的,不要太難過。家裏的人將這些看得很淡,哭過,笑過,盡力的過過,該盡孝的時候盡孝過,逝去了哭一場,日子還是要過,多麼灑脫的人生。而我,總是不能釋懷,心中鬱結,耿耿於懷。人生於我總是不能太圓滿,總是有太多的遺憾與錯過,我逃避的是什麼,逃避的是自己的一生吧。想到一把火燒了外婆,這麼瘦小的身體,就這樣消散,消失不見,這世上從此再沒有這個人,真是讓人心悸。有多少人能經得起這樣的生離死別呢,我想我是脆弱的,經不起這樣的離別,所以我常在暗夜中哭泣,輾轉,思考,失眠。人生這樣匆匆而過,我們經曆其中,失去的有多少,擁有的又有多少,走過,珍惜過,也就不枉此生了吧。外婆,您這一生坎坷,來生可一定要幸福呵。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