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時間の富

時間は水のようです、光陰矢の如し、この謎の世界、私達はこの世界最高級の生物が、この生物は彼らを大切に靑春というものは、思い出すたびに時間、どのみち私の一種の感覚だにもかかわらず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活力後勤


今天,陽光似乎特別熱情。俗話說得好,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們後勤組也早早壹起去買菜了我們穿過馬路,來到繁鬧的雪纖瘦菜市場。市場的人還不是很多,要買的東西也還是應有盡有的。作為我們整個隊伍資金的掌權人,組長在買菜時可謂是貨比三家,精打細算的,把“摳門”精神發到極致。

他為了徹底貫徹量多價錢少的宗旨,不惜自毀形象和阿姨大叔們砍價,盡管結果還是不盡人意。不過在此我們也可以看出原來男生在菜市場上爆發力也是驚人的雪纖瘦。但這壹切都是為了我們隊伍服務,組長也辛苦了。買菜回來後照樣是洗菜。今天做土豆燜雞,那個土豆是三個組員刀功的結晶,形狀各異。

組長切肉的技術見長,圍著個圍裙非常有居家好男人的範兒。我們的大廚的烹飪技術也漸漸深得民心。其他的雪纖瘦小夥伴壹起以組長為領導,以大廚為核心展開工作。大家在平日裏的分工方式也日益新穎,竟然還有用剪刀石頭布來決定誰煮開水。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麽新奇的事情發生,我很期待啊!
PR

珍惜網絡珍惜妳


習慣了在深夜裏,敲下如雪的文字,把滿懷的心意傳遞給妳,壹杯咖啡,送不到妳嘴邊,卻送去了滿滿的心意。-------題記

漫步在茫茫網海,在文字的山高水長裏賞遍萬水千山的妖嬈,品味著苦辣酸甜的人生百味。網海裏五彩繽紛,七彩斑斕,小小的熒屏,呈現著人情的冷暖,事態的炎涼。緣分就是這麽奇妙,壹次不經意的點擊,連接了我和妳,壹個天之涯,壹個海之角,在這小小的網絡裏,有了深深的情誼。

壹直認為網絡太虛擬,虛擬的網名,虛擬的頭像,虛擬的來來往往。 直到讓我遇見了妳,我才知道,網絡並不虛擬。忘了怎麽加的妳,加了妳以後卻收獲了真誠的感動,壹次次噓寒問暖的關懷,壹次次叮囑著要註意身體,簡單的話語,暖暖的情誼。慢慢的,我把心事向妳傾訴,我把煩惱向妳傾吐,而妳,總是耐心的聽我的嘮刀,勸解著我的無奈和無助。多少次在找不到人生方向的時候,是妳,未曾謀面的朋友,壹番勸說,壹番鼓勵,讓我慢慢找到人生的軌跡。

妳沒有問過我的電話號碼,我沒有問過妳家住何方,妳沒有問過我是男是女,我沒有問過妳年齡幾何。只是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裏,彼此欣賞,彼此珍惜。壹份默契來自於靈魂的相知,壹份懂得來自於心靈的相悅。指尖在鍵盤上敲下壹句句心語,總是能在妳的心有靈犀裏啞然失笑,妳懂我,就像我懂我自己。原來,壹份懂得,壹份默契,是這樣的愉悅身心,身上的每壹個毛孔都在開心裏暢快的呼吸。

沒有約過視頻,沒有通過語音,壹片片如雪的文字,傳遞著彼此的眷戀和珍惜。習慣了每天打開電腦,都會收到妳的問候,習慣了無論何時都會有妳的閃電回復,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裏,懂得了什麽叫做“在乎”,也感受到了貼心的溫暖。小小的電腦熒屏,呈現著彼此的心意,壹個笑話,壹張美圖,壹個親切的笑臉,壹句暖暖的關懷,都讓心情沐浴在溫泉裏。

因為相知,大山惦念著白雲的蹤跡;因為相惜,星星陪著月兒年年歲歲。遙遙的對望,遠遠的欣賞,不需要承諾,也沒有許下地老天荒,壹份不離不棄的情誼,壹份相知相伴的默契,在心與心的相惜裏久久長長。

舉杯向明月,天涯共此時,有壹次,妳發來壹張大大的圓月圖,同時分享了壹曲高山流水覓知音,我隨後給妳發過去了兩只酒杯,妳說:“知我者,莫若妳也,今晚,就在這月下醉壹回。”我說:“若非與妳共舉杯,今生不知酒是何味。今宵與妳,不醉不歸。”壹番暢談,壹番憨醉,壹番靈魂的相依,跨越山,跨越水,在山之巔,水之湄,在月光下的百花香裏,靈醉,魂醉,心醉,神醉。

每天,在妳的文字裏感受妳的悲喜,在妳的字裏行間揣摩著妳的心事,在妳每壹條動態的第壹時間,送去我的關懷和惦念。我是天邊的壹剪流雲,遙望著妳天空下的陰陰晴晴。妳是天空中不落的恒星,感知著我世界的冷暖。天各壹方,割不斷心心相惜的情誼,我的世界裏有妳惦念的氣息。炎熱的夏日,有妳捧腹的笑談,我的世界瞬間有了徐徐清風的涼爽,寒冷的冬天,有妳殷殷的噓寒問暖,不曾見到暖陽,暖流已經遍布全身。

隔著萬水千山的距離,我們聊天聊地聊著遠古的故事,壹方小小的熒屏,呈現著我們心底的小秘密,我的哭,我的笑,可以毫不隱瞞的飄落在妳的眼前。妳的開心,妳的煩惱,可以絲毫不留的流入我的腦海。和妳聊天時間總是過得太快,沒有無話可聊的時候,也沒有厭倦的時候,偶爾懶懶的不想打字,彼此傳送壹些圖片和音樂,都會得到壹份賞識和心靈的共鳴,每壹次都依依不舍,舍不得說“改天聊,拜拜”。每壹次都不肯下線陪妳聊到深夜,在這個虛擬的網絡裏,我們袒露著真實的自己,沒有保留的讓真實的自己走進彼此的世界裏。

我知道,壹杯咖啡,送不到妳的唇邊,送去的卻是我深深的情誼,和妳聊天壹句“親愛的”,沒有曖昧,是清清純純的心音,壹句“我想妳”,沒有雜質,是幹幹凈凈靈魂的吶喊。

執手間的相攜,愛如蝶夢的美麗

徜徉在愛的美麗中,越品越香。就象那香氣越飄越遠,直到我的眼前消散。我很沮喪,也很仿徨,就象心頭上的那壹縷墨綠,在撿拾我的身影,我在幻想那美麗的緣來緣盡,月圓月缺,心裏就象在洄渡那愛的纏綿往事,想掬起妳的壹抹微笑,卻責怪自己太懦弱,承載不了那些所謂愛的攻擊,自己就象壹膄飄零的船,不知飄到何時才是彼岸。



想沖破愛的渡口真難,坎坷的路上有風有雨,我們都經歷過,但遺憾的是,我們都不在年輕,就象風霜洗去了塵埃,落定在孤零零的小巷裏,那油紙傘似的相思,在雨霧中潑灑。我真想成為新時代的詩人戴望舒,在江南的雨巷深處,幻想那雨巷寄情,沐浴著那離去執傘的背影,象壹曼相思的雨景,漫畫在雨巷中。

妳還想獨守在那棵老槐樹下,等待癡愛的人的到來。總是願意聽到妳說:“對不起,我讓妳等久了。”這美麗的字眼,可是現實卻還是讓我是那麽的無奈。那棵老槐樹還在,而卻看不到妳的容顏。我多麽幻想聽到妳遲到的話語,和我道歉時的羞怯面容。而如今,年復壹年的等待,卻是壹種空徘徊,我就象守望那棵樹的老兵,在癡著的守望,我不論妳變成什麽樣子,我都在那棵樹下,默默的為妳的愛守候,直到海枯石爛,永不變心。也許遲到的愛,總是那麽的讓妳牽腸掛肚,撕心裂肺的想。即使真的有那麽的壹天,我突然從遠方回來,那時的老槐樹還在,而周圍的壹切都變了樣,什麽原有的都不負存在,都變成空曠荒漠的景地,在不遠處有壹座獨守的小房裏面住著壹位拘僂駝背的老人,在經營著壹個小賣部,妳不是為了生意,而是在默默的守候愛戀的人從遠方回來

當我在看到妳那壹刻間,心裏的激動和感觸是可想而知的,我深情的看著妳,我們相偎在那棵老槐樹下,妳又深情的對我說:“對不起,我讓妳等久了。”

掬壹捧愛的花香,捋壹抹相思的晚茶。品著記憶留下的溫醇,思念著歲月裏擦不掉的青春。我壹直隨著妳美麗的時光腳步追尋,不停的奔走,偶爾的欣賞壹下自己的美麗,是不是與妳相攜。真不願被妳的美麗拋棄,想與妳共相前行,可是那遺落在美麗道路上的風景,還是那麽的旖旎錦繡。我真想撚壹瓣花香給妳,挽壹縷愛的春風走向妳,讓幸福的花越開越艷,美麗無暇,爭奇鬥艷。

每壹次流淚,都是壹次傷心的記錄。我在愛的道路上疊加對妳的相思,我堅強微笑著面對妳,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我在夜裏聲嘶力竭的呼喊、咆哮,那又有啥用?愛呀?就是痛苦的煎熬,那些起起落落的揪心往事,象在聲嘶力竭的上演、鋪排。只有我自己忍耐,在愛妳的痛苦中徘徊,激蕩。

我真不想站在迷途的路上回憶,那聲聲淒婉,無數次牽動著我愛的心弦。我在獨自輕彈,雨打芭蕉的想、盼妳美麗的出現。現實真的叫我不明白,我只有自己懷抱著琵琶,雨遮面的去想,去愛,去思念。

漫天的飛花,落在筆端輕灑,妳是我愛的紅顏,心裏波動的狂瀾。我在姹紫嫣紅中規劃妳的美麗,唱盡深情的守候為妳。我象把妳的影子相攜在夢裏,摟抱著妳,永遠的也不願醒來。

我們所執念的不是浮夢,而是心心相印的情蹤。在百年之後都會化成美麗的雙蝶,象梁山伯與祝英臺那唯美的愛,感天動地,叫人傾慕心懷。

三月春雪,四月眷念



清明時節,山下杏花細雨,杜鵑火紅,然而在這漢水之源,大巴山北麓,平均海拔2400米的千家坪卻是另壹番景觀。

剛剛還是暖暖的春日,瞬間風起雲變,雪花蜂湧而至。它不像冬日那樣,落在屋脊、針葉林上沙沙有聲,六角形的花瓣簇擁而來,有著潤物細無聲的默默柔情,輕輕地擁著樹梢,吻著枯黃的草梗,翩翩起舞,含著風漫過山崗,越過山脊悄悄而來,於是山梁那邊不再松濤陣陣,它們以最莊嚴肅穆的姿態靜迎雪花去洗滌冬日裏積落的塵埃。漸漸地,和苗圃遙遙相望的雞公寨封育區的那些山谷河流不再孤寂而是黑白相間了,天際和山脈在雪海中融入壹片。

置身入森林公園大門處,前面瘠薄土壤中挺拔的是華山松,更有冷杉那尖塔形的樹冠上早積滿了厚厚的雪,葉尖上的翠綠與雪白相映成輝,兩旁除了人工林之外,向陽溝旁低濕的雜木林中還有連香樹,我仿佛聽見它的冬芽被春雪親吻而萌動的聲音,離我最近的枝條上有兩只歡快的松鴉,它們與雪花跳躍起舞,含著婉轉的歌喉。身後是青龍坪與四岔河的方向,黃麂和青麂在山梁兩脊遙遙相呼,是它們饑渴得太久,吃壹口雪然後便對同類發出喜悅的召喚,更不用說黑熊和貓豹該是怎樣的愉悅了。不壹會兒,矮小的喬木和雜草都被積雪掩埋,只有白茫茫壹片,那樹形高大挺拔而又寥寥無幾的是紅豆杉,無論多厚的雪依舊蓋不住它枝葉濃密處的翠綠瀟灑。

出公園大門沿嵐鎮公路右拐便是栢子溝封山育林區了,遠望,錯落有致的是雲杉。盡管漫天飛雪在風的鼓動下,鉆進眼簾,沒入衣領,可依舊擋不住我去看紫荊樹的誘惑,它的小枝還未被雪海淹沒完全,呈“之”字形曲折著,在雪的映襯下紅褐色的葉柄好看極了。更為壯觀的是路旁的冰瀑,她像是披著潔白紗裙的少女,在春日中融入了雪的相思和激情,仰望頂端翠綠杉條為她作扮,驚嘆之余真想掰壹塊兒玩賞,可美的東西需要欣賞家的目光,讓她給這迷人的雪景添幾許莊嚴和神秘吧。

呵,春雪!有多少生命偷偷的探望,多少生命虔誠的期盼,當茫茫林海吐綠新芽,當窈窕楊柳隨風起舞,妳啟迪著人不能碌碌無為的活著,要有自己的夢想並為這個夢想而努力奮鬥;當我們在四季變更的巡山護林中回想著別的行業的薪金不斷增長,面對這物欲張揚的時代,我們這群林業工人不是沒有欲望,而我們的夢想就是熱愛自然、保護資源。輝哥在病魔纏身、生命垂危之際,依舊堅持值班於公園大門;老侯在彌留之際,依舊拖著病體走進深山去查處案件,他們戰鬥到了生命的最後壹刻。昔日老董場長帶領老職工戰天鬥地的豪情猶在,雪海蒼茫,我心中卻是暖流澎湃,面對壹代又壹代前仆後繼的護林英靈,我想我們的欲望應該與物質無關,而與心靈和大自然相近。

連續幾日的春雪,因為高海拔而無法融化,不覺間到了四月。我仿佛看到紫荊樹上蝶形的花兒展開紅色的翅膀,連香樹上的花蕾含苞待放,1000萬年前新生代第三世紀留下的子遺植物“拱桐”的花正似鴿子展翅欲飛……

在三月的春雪中融進了太多的滋潤萬物的柔情,於是有了四月珍稀物群的花期和快樂。

深深的眷念來自林海深處,來自林業工人畢生的奉獻,於是天人合壹開始收獲秋天的碩果。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閨怨》王昌齡

花不會因為你的疏離,來年不再盛開,人卻會因你的錯過,轉身為陌路。有些時候,感情真的很脆弱,經不起距離的考驗,奈不住時光的徙轉。每當看到王昌齡的這首《閨怨》,思緒便會於不經意間遊弋到那個冷豔的女子以及她那傾世的康泰領隊愛情上。

不知是什麼時候看到她的故事,然僅僅一遍,就再也揮之不去,其中有著深深的感動,也有著淡淡的落寞。這個女子,便是絕色坤生——孟小冬。也許,有人熟知,也許,有人陌生。但對於冬,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她靈魂是這般的冷傲,又是那般的高貴,恍若綻放在雲崖水岸邊的一株素梅,驚世駭俗,又讓人兀自生出淡淡的疼。

出生在梨園世家的她,五歲學戲,九歲登臺,一張口,滿場皆驚——命中註定,一代冬皇出世。十二歲時,她遇到了改變自己一生的貴人,亦是愛她愛到靈魂深處的男人——杜月笙。兩年後,正是杜,讓四處奔波的康泰領隊小冬有了真正的學習環境;正是杜,不惜花鉅資為小冬灌制唱片,聘請琴師;亦是杜,不論事務多煩雜,只要小冬唱戲,他都會必到捧場;最終,仍是杜決定給她自由,讓小冬北上學藝,豐盈自己。畢竟,羽翼豐滿了,才能看到更廣袤的天空。

然而,情竇初開的孟小冬卻在學藝時,認識了才子梅蘭芳,並很快地與他墜入愛河。十九歲時,風華正茂的孟小冬與梅蘭芳喜結連理,成為了他的第二任妻子。可想而知,當時的杜月笙,是多麼的後悔,多麼的無奈。早知如此,就不該放她北上學藝,並非是自己對她投入了太多,而是丟了她,便丟了心。然而,當一切都已成為定局,他還能怎麼樣呢,只能遠遠的看著小冬,知道她一切安好,便是最大的幸福。

感情就是這般不能自己,一旦陷入,便難以自拔。古往今來,有多少癡男怨女甘願在背後默默地支持,默默地付出,只是為了讓所愛之人能夠快樂,為了讓他在夢想的道路上不斷地前行,不斷地完美,然而,直至自己與愛人的康泰領隊距離越來越遠,遠到連記憶都覆滿了落寞的苔痕,才知,再想要抓住往昔的美好,已是不能。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王昌齡筆下這個可憐的女子,何嘗不是一樣。多少次月圓又缺,她只能倚欄遠眺身蕭索,多少個淒寒的夜,她只能孤枕難眠淚空垂。漫長的等待,早已讓她忘記了身在何處,春秋幾度。直至忽逢陌上梢頭複又蒙上的一層鵝黃,內心才恍然察覺,歲月早已在自己的苦苦相思中又挨過了一年,而那遠行的丈夫,依舊沒有消息。

恨,自己的愛人不該這般絕情,多少年過去,連一封家書都不曾留下;怨,自己的丈夫不該輕易拋卻諾言,把相愛三生,只當作那隨風即散的雲煙。其實,千不該,萬不該,終還是自己,不該鼓勵丈夫將愛情擱置,去追求什麼名利仕途。如今,人也非,物也非,事事非,自己還能改變些什麼呢!

一直相信,真正的愛情無論是天涯咫尺,還是時過境遷,都不會有所動搖,有所背棄。而那些半路夭折的愛情,往往是在不合時宜的情況下,遇到了不合時宜的人。對於古時的愛情,我還可以理解,畢竟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也許,一生的幸福,就斷送在被封建教條操控下的錯誤婚姻裏。而現今的愛情,往往是太過隨意,夢裏夢外終不過是一場鬧劇,等到醒來才知: 再絢爛的煙花,也免不了塵埃一地。

四年之後,孟小冬與梅蘭芳黯然分手,且因此而面壁絕食,落下胃疾,幾乎送掉了半條性命。終還是杜月笙,派人用直升飛機將她從北京接到了上海,且抱病親自去機場接她。隨後,杜月笙幾乎問遍了上海名醫,為她治療胃病。當她要潛心學習時,杜月笙不但每月供幾百大洋,還特意買了處安靜的宅院送她,並花重金托人勸說老生泰斗餘叔岩收她為徒……如此款款深情,實在讓人為之動容。

終於,已經華年不再的孟小冬,在四十三歲那年,決定嫁給對她始終如一的杜月笙。而此時的杜月笙,卻是身患沉屙,病入膏肓。然,大勢已去的他,能夠換來紅顏知己癡心服侍於榻前,能夠擁有那夢寐以求的幸福,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兩人有一張結婚照片,杜月笙著長衫,孟小冬是旗袍,雖不比她十九歲與梅蘭芳的絕世傾城,但那滄海桑田落寞相守的愛情,更讓人由衷敬佩。

世間每一個人,都希望找到真愛,找到共度此生,恩愛白首的人生伴侶。然而,人生際遇無數,我們卻不知何時遇到的,才是真正對的人。難道,真的有三生石畔的等候,有前世今生註定的因緣?對此,我們無法知曉,亦無從知曉。徐志摩曾對林徽因說:“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雖不是至理名言,卻感動了無數的人。其實,愛情是什麼?是唯美浪漫,還是花前月下?都不是,而是一種深深的祝福和內心的懂得。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